【字游自在】忘了温度遇见态度 春寒里握200年童玩热度

发布时间:2020-06-12 编辑: 查看次数:561

冬天的寒意又再次耍赖了,迟迟不肯离开,笼罩着已进入初春的瑞士国际大都会苏黎世(Zurich),哪怕周遭气温再低,连阳光都冷,可瑞士人做事持之以恒的热度,使人轻易忘掉了温度,遇上了态度。两周前,在瑞士旅游局安排下参观苏黎世玩具博物馆时,掌心里握着馆长儒思荷尔泽(Ruth Holzer)递过来的两百年手工木玩具时,我能感受到它裹着时间的长度、岁月的厚度。


【字游自在】忘了温度遇见态度 春寒里握200年童玩热度在儒思掌心上的,正是走过200年岁月的古早玩具。

两周前的那个周末早上,按瑞士人精确的时间观念,准时抵达位于旧城区的苏黎世玩具博物馆(Toy Museum Zurich),那是一栋白色旧楼,低调得让人难以发现,这恰恰是瑞士人不爱张扬的处世哲学。

楼内的墙上有个开放时间,伴随我来的瑞士旅游局导游伊丽莎白(Elisabeth Brem)看了一看,嘴角微扬,笑着说:看来博物馆是为我们的到来而特地提早放行哦!

随她进入电梯,按了该前往的楼层,电梯缓缓而上,当门一打开时,我的双眼就一刻也不得闲起来了。

站在电梯门前迎接咱俩的是该馆馆长儒思荷尔泽(Ruth Holzer),她的身上尽是岁月安静落下的痕迹,却无阻于她发出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,”欢迎你们的到来。”

【字游自在】忘了温度遇见态度 春寒里握200年童玩热度儒思的祖父法朗卡尔韦伯先生,是着名的瑞士玩具生产商。

祖父叱咤商界

眼前这位看来平凡普通不过的白发长者,瘦削身躯上其实顶着一颗来头不小的光环。

她来自瑞士一个传奇家族,显赫名声是由法朗卡尔韦伯(Franz Carl Weber,1855年~1948年)闯荡出来的,他是来自德国的瑞士着名玩具生产商与销售商,而她正是他的孙女。

【字游自在】忘了温度遇见态度 春寒里握200年童玩热度博物馆内珍藏许多高素质的火车玩具,有蒸汽也有电力火车,当中还收藏了来自全球知名的火车模型品牌──德国M?rklin火车模型,反映了那些年的火车发展实况。

从苏黎世火车站走出来的人们,可以望见与火车站相隔一街之遥的右对街处,有一家装潢简洁但醒目的玩具店,那就是瑞士历史最悠久的玩具店品牌──“Franz Carl Weber”,始于1881年。

那是儒思祖父开始叱咤商界的品牌,“当时只是在苏黎世城内开设一家小商店。”据她说,其祖父后来在瑞士境内开了十多廿家大大小小的玩具店。

随后,家族成员把生意触角先后伸到德国、法国与美国等地,但如今,此品牌已转手由他人继续书写风云。期间,由于她的母亲玛格烈(Margrit Weber-Beck)收集和珍藏了许多玩具,于是,其双亲后来在班霍夫大街(Bahnhofstrasse,又称车站大街)开设了一家小型博物馆。

【字游自在】忘了温度遇见态度 春寒里握200年童玩热度瑞士娃娃艺术家萨沙摩根塔勒(Sasha Morgenthaler ,1893年~1975年) 在20世纪20年代开始制作玩具娃娃,“萨莎娃娃”后来更成了收藏家的心头好。娃娃以咖啡色为主,衣着朴实,脸部也没有一般娃娃的矫情,通过娃娃来展现世界性、独特性,以及真实性的特质。

“之后才搬到旧城区。”早前,在位于站前的玩具店另一侧橱窗里,看到摆了好些具有怀旧味道的玩具,经伊丽莎白解说,背景板上原来写着“苏黎世玩具博物馆”字眼,以及它所在位置。

【字游自在】忘了温度遇见态度 春寒里握200年童玩热度如果现在我们看的是“人体模型”(mannequin),那幺,图中这些“时尚娃娃”(Fashion Dolls,也称为Poupée de Mode)可以说是它的前身了。据儒思透露,女士们会把这些着装精美的时尚娃娃带到裁缝师那里,让对方为她们缝制独特的花衣裳。这些源自法国巴黎的时尚娃娃,制作非常精致,头部和手部分别由瓷与皮制作,身躯则以皮或木制成。这些娃娃在当时不被认为是玩具。玩具翩然穿越时空

苏黎世玩具博物馆珍藏了18世纪至20世纪中期制造的欧洲玩具,其中包括玩偶、玩偶家具、厨房设备、蒸气机械、锡制与纸制玩具等。

此馆有两个楼层,下层是永久展览馆,上层用作暂时性的特展,她直言,不晓得这空间到底有多大,但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,足以用来形容此处。

儒思透露,她们目前拥有约莫3000件馆藏,可并非一次过展示出来,“有的馆藏保存在不远处的仓库里。”她说,这些都是妈妈从古董店收购或收到的礼物,而她现在也买玩具,“但不常买,因为太多了。”

【字游自在】忘了温度遇见态度 春寒里握200年童玩热度富人家孩子玩的跟我们不一样。这是瑞士Stokar家族于1880年,特地为了两个儿子Jurg和Alex定制的小商店,小孩子最喜欢钻进里面当起老板来了呢。

身为馆长,她是如何保护这批古老玩具呢?她笑说,“确实会有一些灰尘,但不会太糟糕;至于灯光,由于博物馆每天只开放3个小时,因此对馆藏不会造成影响。”

从以前到现在乃至未来,天下间,任谁都不会不爱玩具,玩具是多半人接触真实世界以前的初始,小至一件衣服、一个娃娃,大至一列火车、一辆马车,最初印象都由玩具开始。

与时光并肩而行到此时此刻,这些玩具才是真正的岁月穿越者,它们看着人们茁壮成长、年华老去,也总有一天送人们离开,有了像儒思这样的玩具珍藏者与守护者,它们终究得以留了下来,与时光一直同在。

【字游自在】忘了温度遇见态度 春寒里握200年童玩热度在电视/电影出现以前,“魔法灯笼”(magic lantern)是早期的投影片放映装置,它把用手绘制的投影片放射到墙壁上,家长便开始跟孩子说故事。这是影片的初始。母鸡滴滴啄响岁月

在我心有所思、所想之际,儒思冷不防递来一个古早玩具,“这是馆内历史最久的馆藏,200年了!”→在儒思掌心上的,正是走过200年岁月的古早玩具。听罢,内心突然有一股热烘烘的暖流窜过,“我的天呀,这是什幺来的呢?”

“这理应是母鸡。”我仔细地看,那是一个由木头制成的笼子,笼子里头有6只母鸡,“如果你转动手柄,母鸡开始吃起谷物来。”这个古早玩具是在瑞士制造。

“它已有200年历史了,所以呀,有时会动,有时不会。”我还是比较幸运的,因为当儒思第一次完成转动后,母鸡们先后此起彼落, 发出木头与木头碰撞的滴滴笃笃声响。

我原来把玩这老玩具时有点粗心大意,可是经她提醒它的岁数,并叮咛我放慢动作后,我变得特别小心翼翼,那个当下,只觉掌心里握的不是一件玩具,而是一个历史,多怕一个不小心,亲手把历史毁了呀!

“你喜欢它吗?”她问,“当然呀。”我答,找不到不喜欢的理由,因为这都是所有人童年梦想的昨天与今天所在的地方。

当天,当我看见儒思与她同龄相若的友人,跟伊丽莎白一起把玩着迎客台上的古玩具时,我就觉得,当玩具仍是个体时,它不过是无生命物,直至它与人发生了关系后,玩具因此得到所有人之初的记忆。

这样的记忆是有度数的,不管多少年以后,只要它还存在,就依然会与人们产生化学作用。所以,3位长者玩到不亦乐乎之际,每年都有约莫一万个像我这样远近而来的旅人,看得怦然心动。

特约:子若

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万家博游戏城在线客服|是一种生活网站|高品质生活服务网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亚洲第一大赌城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云鼎国际网址是多少